我那美艷風騷的淫蕩小侄女
夜郎视屏网提供经碘电影,国产主播,性感美图,情色不说,让你在每个寂静的夜晚不再寂寞!
匿名用户
2020年10月12日
次访问

【我那美艷風騷的淫蕩小侄女】 (上)

  「叔叔……」

  「叔叔,你家好大啊,住這麼好的房子,你應該很有錢吧。」

  「叔叔,我想先洗個澡,可以嗎?」

  「鬱馨!你怎麼就已經脫光了啊,我還在這裡啊。」

  「叔叔……那個……你看夠了吧。」

  「我想和叔叔你一起睡。」

  「一起睡……什麼的不太好吧,你也已經長這麼大了。」

  「叔叔……我長的很漂亮吧。」

  「恩……是很漂亮,不過你先去把衣服換上吧,這樣容易受涼的。」

  「叔叔你的身子很暖和,不會著涼的啦。」

  「鬱馨,你這個……起碼先把內衣褲穿好啊。」

  「叔叔,我有些困了,今晚我們就在這個大沙發上一起睡吧。」

  她的語氣中不帶有一絲抱怨,反而帶有些得意和慾女特有的那種性飢渴,

  「你這個小騷貨還在裝,說吧,以前勾引過幾個男人了。」

  什麼?!這話讓我一下又來了興趣,看樣子這對父女還有不少秘密啊。

  「你爸爸喊你小騷貨?」

  「那告訴叔叔,你為什麼這麼騷的啊。」

  「這種事……人家不好意思說啦,除非……」

  「除非什麼?」

  「除非叔叔你答應以後每天都和我睡在一起,我就告訴你。」

  「好,我答應你,別說一起睡了,一起洗澡一起干點別的什麼都沒問題。」

  這個真相真是讓我完全沒有想到,但接下來她說的是更是讓人震驚,

  「叔叔……你和爸爸這裡完全不一樣呢,你的雞巴……好大哦……」

  「鬱馨,那裡現在還不行!」

  雖然小打小鬧的無所謂,但在這樣下去的話,我肯定會把持不住的,

  「叔叔,一起洗個澡吧。」

  「叔叔,我的腿和腳都很漂亮吧……」

  「馨兒,你手上那個就手鐲趕快丟掉吧,我買個新的給你就是了。」

  「不要!」

  著激烈的反應著實讓我嚇了一跳,

  「對不起叔叔,這個手鐲……是我最重要的東西,只要這個不要丟掉好嗎。」

  「那……叔叔,我就先走了哦。」

  「恩,小心點,放學後早點回來。」

  「呵呵,人家為了叔叔你,肯定要早回來的……」

  「學校那裡還好吧?」

  「恩,因為爸爸去世的事情,我請了一段時間的假,不過還算習慣。」

  「那就好,要先洗澡嗎?」

  「謝謝叔叔,不用了,我只想先找條內褲穿上。」

  「內褲?怎麼了嗎?弄髒了?」

  「不是啦,因為人家現在下面……是空的啦。」

  「你!……你今早就這樣什麼都沒穿出門的?」

  「賣?!你賣給誰了?」

  臥槽,千想萬想,沒想到竟然是這麼一出。

  「爸爸很少給我零花錢的,偶爾給個5快、10塊的已經是很好的了。」

  「那也不用給那什麼變態老師賣內褲吧,能賣多少錢啊。」

  「馨兒……」

  「啊……是。」

  「我以後會給你足夠的零花錢,你不要再去找那種變態賣什麼內褲了。」

  「哎……那個……」

  「叔叔,馨兒不用你這麼破費的啦,你能收養我已經很滿足了。」

  「叔叔……馨兒願意為你舔一輩子的雞巴。」

  「這是WOLFORD的高檔蕾絲內衣褲,分為5種顏色,小姐喜歡哪一種嗎?」

  似乎篤定我們買不起的樣子,導購小姐在馨兒面前的態度有些居高臨下

  「5種都各買兩套,幫她量好尺寸,別的等會再看看。」

  「叔叔……你今天花的錢……太多了啦,馨兒不值得你這樣。」

  「你把那些內衣絲襪都穿上後,就會值得了。」

  「這絲襪好薄哦,摸上去好舒服,叔叔你也來摸一下嘛。」

  「馨兒,不把才買的內褲試一下嗎?」

  馨兒現在全身上下只有那一雙吊帶襪,陰毛和陰唇全都給我看光了。

  「不用了,在家裡面只有叔叔你,不穿也沒事的啦。」

  「叔叔,馨兒的屁眼好看嗎?」

  「叔叔……叔叔你在舔自己親侄女的屁眼哎,呵呵,味道怎麼樣啊?」

  「叔叔……這片子裡的日本女人都沒我好看呢。」

  「這世界上沒有比馨兒更好的女孩的。」

  「嘻嘻,叔叔騙人吧,你的女朋友呢?」

  「我沒女朋友。」

  靠,這小浪蹄子連我有沒有女友都不知道,剛見面的時候就勾引我。

  「又騙人了吧,叔叔你這麼帥,而且又有錢,怎麼會沒有女友的……」

  「因為要考慮收養你,所以我前段時間主動分手了。」

  在這裡我撒了個半真半假的小謊,也算讓馨兒對我增加些好感吧。

  「這!……對不起……」

  「對不起可沒有用哦,你要做一件事叔叔才會原諒你。」

  「什麼事?馨兒什麼都願意做的,我已經是叔叔你的人了。」

  「叔叔,你要幹什麼啊……」

  「人家這裡很漂亮吧,就是流的淫水太多了……嘻嘻。」

  「叔叔……馨兒的淫汁哦……來,人家餵你。」

  「那個……叔叔,人家想尿尿……」

  「叔叔,這下可以了吧。」

  「想舔嗎?」

  「叔叔,你這麼想插馨兒的話,就插下面吧,人家已經等了好久了。」

  「真的決定好了嗎?第一次有些疼哦。」

  「叔叔的話,疼死我也願意。」

  「叔叔,馨兒這下子,一輩子都是你的人了呢……」

  「可惜人家不是臭腳呢,不然叔叔一定會更愛我的。」

  「你叔叔我只是戀足,不是變態,你現在這樣的味道就是最好的了。」

  「我能和叔叔相愛真是幸運又不幸呢。」

  「什麼意思?」

  在初中快要畢業的某天,馨兒突然跟我說了這句話

  「那不幸呢?」

 

 

  「鄭雅緣!作業收好了就交過來吧。」

  「啊……南鬱馨還沒有交呢。」

  「沒事,收過來吧。」

  哎……又是這樣,南鬱馨在這個班上似乎永遠都有些某些特殊的待遇……

  「南鬱馨,你今天怎麼又沒交作業!」

  身為學習委,我還是要把事情搞完的,哪怕問出理由也好。

  「啊……學習委大人啊……昨天家裡有些事,沒做啦。」

  「你!」

  「雅緣?是你嗎?」

  「是我,老師。」

  「雅緣,你真是太美了,老師我真是愛死你了!」

  「老師……我是不是你心中最重要的女人?」

  「當然了……」

  「那你什麼時候和你老婆離婚娶我啊?」

  聽到這句我也放心了,是啊,我比他老婆漂亮那麼多,根本就不用擔心的。

  「雅緣,把你的內褲脫下來套在上面,然後再舔……」

  「雅緣,你就不肯穿著原來那條嗎?」

  老師看到我換了新內褲後似乎有些失望,

  「討厭啦,人家下午有體育課的。」

  真是稀奇啊,她竟然會主動和人說話……

  「餵,學習委大人,今天中午我拍到了一個很有意思的場面呢。」

  「你在說什麼啊,和我有什麼關係。」

  「當然有關係啊,你可是視頻的女主角呢,你看……」

  「你!……你……趕快……把視頻關掉……」

  「你……你把這個給我看……是想怎麼樣……我沒錢的……」

  我連說話都有些結巴了,她要是以此威脅我的話我真是有苦說不出了。

  她說的這話讓我完全一頭霧水,但又不敢說一個不字,只好開始找藉口

  「我……我和你不一樣,我……晚上要……參加補課的。」

  對了,這個南鬱馨不參加晚自習的補課,每次都是一個人先放學。

  「你把我帶到這來究竟想幹什麼……」

  連我自己都覺得自己的聲音有些虛。

  「我和……我和老師之間的關係是……是純潔的!」

  「南鬱馨,我……我求求你,要我做什麼都可以,只要不把這件事說出去。」

  「你……你究竟要讓我做什麼……」

  「我的腿和腳還有屁股美嗎?」

  「都……很美……」

  「呵呵,很誠實的表情呢,我相信你說的是真話。」

  魔女……看到她現在這難以捉摸的嫵媚笑容,我只能想到這個詞。

  「你……你瘋了嗎……要我舔你的……那些……地方」

  「所以……你就要我舔你的那些地方?」

  「我……我舔你的腳行了吧……」

  「呼呼呼……15分鐘哦,少一分鐘的話我就把視頻發網上了。」

  「想摸摸我的絲襪嗎?」

  「怎麼樣……很棒的絲襪吧……和我現在的內褲文胸是一套的,要賣上千的。」

  「你如果讓我今天滿意的話,我以後說不定會送你一套哦……」

  妖嬈的甜美女聲卻說出了讓我更加絕望的話,我無路可退,只能照做。

  「你別在意,繼續舔,我只是覺得你舔得不錯給點獎勵而已。」

  「呵呵,表揚一下,第一次舔得還算用心,你的舌頭很不錯呢。」

  「你究竟……」

  我還沒說完,她就打斷了我,

  「你……你究竟是想要我做什麼?」

  「還有事情……?!」

  「哎呀,你都來了啊,不好意思久等了啊。」

  「沒……沒什麼,趕快說有什麼事吧。」

  「呵呵,別急嘛,難得的周末我們先去吃點東西吧,我請客。」

  「你現在該說了吧,到底想要我做什麼,一直這樣威脅我難道很有意思嗎!」

  「為什麼一定要是我?!就因為漂亮?」

  我要瘋了,她竟然連我家的條件都知道,這根本就是打算玩死我啊。

  「你會用這個DV機嗎?」

  「我來教你,等會拍的時候你就這樣……」

  當她教完了我使用方法之後,就開始告訴我今天我的任務了。

  「只要……拍下來就可以了嗎?」

  「恩,很簡單吧。」

  「叔叔,來……就是這裡了。」

  「這裡不就是家附近的巷子嗎,你選的就是這裡?」

  「恩……確實這裡不會有人來呢,就是不知道聲音會不會傳出去啊。」

  「那又有什麼關係,就是這樣才刺激嘛。」

  「你個小騷貨,是不是還要找個人來看看才舒服啊。」

  「討厭啦……」

  「叔叔,馨兒的騷屄今天可是癢了一天了哦,人家都忍不住了啦。」

  南鬱馨突然自己把外套脫了下來,他們難道打算在這裡做那種事!?瘋了吧!

  而且她喊那個男人叔叔?難道是親叔叔?應該不肯能吧……

  「叔叔,馨兒今天絕對會讓你在我嘴裡10分鐘內射出來的。」

  「小騷貨口氣很大啊,那叔叔我倒要看看你那條小淫舌有多大進步了。」

  「恩?這裡有人嗎?」

  好在這個房間很黑,男人似乎沒看到我的人,而南鬱馨也幫忙開脫了,

  「是貓吧叔叔,這裡不會有人的,剛才那個叫聲那麼可愛,可能是貓叫啦。」

  為什麼啊……長這麼帥還有那樣的巨根……南鬱馨,我好羨慕你……

  「叔叔,馨兒要尿尿。」

  「恩,就在這裡吧。」

  「嘻嘻,叔叔的肉棒還以老樣子了,哪怕剛射過澆上馨兒的尿也會勃起呢。」

  「小騷貨自己還不是喜歡被這樣騷的肉棒插。」

  「叔叔,今天把馨兒抱起來插吧。」

  「要換姿勢嗎?」

  「恩,難得在外面插穴,索性姿勢也大膽點。」

  「叔叔……射……射在馨兒的里面……讓……讓馨兒懷孕啊!……」

  「怎麼樣!很棒吧。」

  「什麼很棒啊……你這究竟是什麼意思啊,讓人家拍這種事。」

  「那你會把我那段視頻刪掉嗎?」

  「不會,我還想再多玩玩你呢。」

  靠,前言撤回,她還是很討厭。

  「對了,那個男人你喊他叔叔,他到底是你什麼人啊?」

  「就是叔叔咯,親叔叔。」

  我沒有聽錯什麼吧!?這不就是說他們兩個是那個……那個……

  「恩……知道的。」

  「那……那你們為什麼要跑到這種地方做啊,還要我拍下來……」

  「傻瓜,當然是刺激啦,就像你和老師那樣,不還在學校的教室裡幽會嗎。」

  我被她說的無話可駁了,

  「對了,你剛才有沒有喜歡上我叔叔啊,他比周老師要好多了吧。」

  我自己都覺得說的話有些違心。

  「你不是喜歡你叔叔的嗎,還要把我介紹給他?」

  「南鬱馨你真是個瘋女人!我……我……我才不會聽你的呢。」

  「那……好吧……」

  「太好了!那麼雅緣,這是我對你今天工作的一個小禮物哦。」

  「怎麼樣,不錯吧,昨天我看你就挺喜歡我的絲襪的,所以送你一套新的。」

  「這不是很貴的嗎……你就送我了?」

  「我們是朋友了嗎,這點東西算什麼啊,來……到裡面趕緊換上吧。」

  說著她就把我帶進了原來那個小倉庫裡,並很快把我的牛仔褲脫了下來,

  「你看你這麼漂亮的腿,不穿點好絲襪真是太浪費了。」

  「好漂亮啊,粉紅色的呢,看樣子那個周老師還沒碰過你這裡吧。」

  「那是當然了,我怎麼可能讓他……嗚……讓他碰嘛。」

  「你……你味覺有問題啊……那種東西怎麼會好喝啊!趕快放開啦……」

  「恩……好吧,那和我接個吻吧。」

  「雅緣,我的這雙長靴你喜不喜歡啊?」

  「喜歡……」

  「啊……啊……雅緣……你的舌頭好棒哦……人家要不行了啊……!」

  直到有一天,她突然又提起了她叔叔的事,

  「餵……雅緣,你還是不肯答應我,做我叔叔的女人嗎?」

  「認清?難道鬱馨你和周老師原來也……」

  我的話被她直接打斷了,

  「雅緣,這裡這裡,你有穿絲襪過來的吧?」

  「恩,我們到底要去哪裡啊,你不是說要讓我看到和周老師有關的事嗎?」

  「鬱馨!是你嗎鬱馨。」

  「啊……是我啊老師,我這樣把你綁著你不會怪我吧。」

  周老師似乎完全沒有發現我這個多出來的人,還是自顧自地和郁馨說著話,

  「不要啦,老師,人家這條內褲很貴的哦。」

  「討厭啦老師,別說這麼變態的話嘛,人家下面都濕了。」

  老師還以為這裡只有他們兩人,說著各種無恥之極的話。

  「是啊,人家看到了哦,老師的雞巴好大哦,嚇死人家了,壞蛋。」

  「很大是吧……呵呵,只有為了你才會變大的哦。」

  「測試?」

  「願意願意!鬱馨的絲襪腳……再臭我也願意聞。」

  而鬱馨也很配合的幫我說出了話來,

  「老師你過分了哦……我什麼時候說過你能舔的啊?!」

  鬱馨的語氣好像女王一樣,周老師的氣勢則如同下人一般萎了下去。

  「我……我只是……愛你……鬱馨,你別生氣!」

  這話如同晴天霹靂讓周老師趕緊道歉,並說出了一些更失格的話來,

  「是嗎?願意當我的奴隸啊?那麼願意讓我踩你嗎?」

  「啊……鬱馨……再踩……再用力點踩……我愛你!我愛你!」

  我有些受不了了,就你這樣的軟小雞巴,再踩我都怕踩爛了啊。

  「老師……你的大雞巴射的好快啊……人家絲襪都給弄髒了呢。」

  「雅緣!」

  「鬱馨啊……」

  「你……沒有怪我吧?」

  「怪你啊,怪你沒早和我說這件事!」

  「恩……是啊,不過我已經不想再見到他了。」

  這小丫頭竟然還想著她叔叔的事啊……哎,既然都這樣了,我也答應她算了

  「好啦,我答應你行了吧,就怕你叔叔條件那麼好不肯要我呢。」

  哎……這個南鬱馨,想法永遠都這麼的與眾不同,這也是她的可愛之處吧。

  「那我……什麼時候去你家見你叔叔啊?」

  「鬱馨,你的那個手鐲為什麼不換一個啊,和你不太配呢。」

  她回過頭用一副理所當然的表情看著我,看來和她說這話的人我不是第一個。

  「這個手鐲是我最珍貴的東西。」

  「哎?最珍貴?」

  「你叔叔?他那麼有錢怎麼會給這麼難看的便宜貨啊。」

  「那之後呢?」

  「所以你就那麼喜歡他?」

  「鄭雅緣!作業收好了就交過來吧。」

  「啊……南鬱馨還沒有交呢。」

  「沒事,收過來吧。」

  哎……又是這樣,南鬱馨在這個班上似乎永遠都有些某些特殊的待遇……

  「南鬱馨,你今天怎麼又沒交作業!」

  身為學習委,我還是要把事情搞完的,哪怕問出理由也好。

  「啊……學習委大人啊……昨天家裡有些事,沒做啦。」

  「你!」

  「雅緣?是你嗎?」

  「是我,老師。」

  「雅緣,你真是太美了,老師我真是愛死你了!」

  「老師……我是不是你心中最重要的女人?」

  「當然了……」

  「那你什麼時候和你老婆離婚娶我啊?」

  聽到這句我也放心了,是啊,我比他老婆漂亮那麼多,根本就不用擔心的。

  「雅緣,把你的內褲脫下來套在上面,然後再舔……」

  「雅緣,你就不肯穿著原來那條嗎?」

  老師看到我換了新內褲後似乎有些失望,

  「討厭啦,人家下午有體育課的。」

  真是稀奇啊,她竟然會主動和人說話……

  「餵,學習委大人,今天中午我拍到了一個很有意思的場面呢。」

  「你在說什麼啊,和我有什麼關係。」

  「當然有關係啊,你可是視頻的女主角呢,你看……」

  「你!……你……趕快……把視頻關掉……」

  「你……你把這個給我看……是想怎麼樣……我沒錢的……」

  我連說話都有些結巴了,她要是以此威脅我的話我真是有苦說不出了。

  她說的這話讓我完全一頭霧水,但又不敢說一個不字,只好開始找藉口

  「我……我和你不一樣,我……晚上要……參加補課的。」

  對了,這個南鬱馨不參加晚自習的補課,每次都是一個人先放學。

  「你把我帶到這來究竟想幹什麼……」

  連我自己都覺得自己的聲音有些虛。

  「我和……我和老師之間的關係是……是純潔的!」

  「南鬱馨,我……我求求你,要我做什麼都可以,只要不把這件事說出去。」

  「你……你究竟要讓我做什麼……」

  「我的腿和腳還有屁股美嗎?」

  「都……很美……」

  「呵呵,很誠實的表情呢,我相信你說的是真話。」

  魔女……看到她現在這難以捉摸的嫵媚笑容,我只能想到這個詞。

  「你……你瘋了嗎……要我舔你的……那些……地方」

  「所以……你就要我舔你的那些地方?」

  「我……我舔你的腳行了吧……」

  「呼呼呼……15分鐘哦,少一分鐘的話我就把視頻發網上了。」

  「想摸摸我的絲襪嗎?」

  「怎麼樣……很棒的絲襪吧……和我現在的內褲文胸是一套的,要賣上千的。」

  「你如果讓我今天滿意的話,我以後說不定會送你一套哦……」

  妖嬈的甜美女聲卻說出了讓我更加絕望的話,我無路可退,只能照做。

  「你別在意,繼續舔,我只是覺得你舔得不錯給點獎勵而已。」

  「呵呵,表揚一下,第一次舔得還算用心,你的舌頭很不錯呢。」

  「你究竟……」

  我還沒說完,她就打斷了我,

  「你……你究竟是想要我做什麼?」

  「還有事情……?!」

  「哎呀,你都來了啊,不好意思久等了啊。」

  「沒……沒什麼,趕快說有什麼事吧。」

  「呵呵,別急嘛,難得的周末我們先去吃點東西吧,我請客。」

  「你現在該說了吧,到底想要我做什麼,一直這樣威脅我難道很有意思嗎!」

  「為什麼一定要是我?!就因為漂亮?」

  我要瘋了,她竟然連我家的條件都知道,這根本就是打算玩死我啊。

  「你會用這個DV機嗎?」

  「我來教你,等會拍的時候你就這樣……」

  當她教完了我使用方法之後,就開始告訴我今天我的任務了。

  「只要……拍下來就可以了嗎?」

  「恩,很簡單吧。」

  「叔叔,來……就是這裡了。」

  「這裡不就是家附近的巷子嗎,你選的就是這裡?」

  「恩……確實這裡不會有人來呢,就是不知道聲音會不會傳出去啊。」

  「那又有什麼關係,就是這樣才刺激嘛。」

  「你個小騷貨,是不是還要找個人來看看才舒服啊。」

  「討厭啦……」

  「叔叔,馨兒的騷屄今天可是癢了一天了哦,人家都忍不住了啦。」

  南鬱馨突然自己把外套脫了下來,他們難道打算在這裡做那種事!?瘋了吧!

  而且她喊那個男人叔叔?難道是親叔叔?應該不肯能吧……

  「叔叔,馨兒今天絕對會讓你在我嘴裡10分鐘內射出來的。」

  「小騷貨口氣很大啊,那叔叔我倒要看看你那條小淫舌有多大進步了。」

  「恩?這裡有人嗎?」

  好在這個房間很黑,男人似乎沒看到我的人,而南鬱馨也幫忙開脫了,

  「是貓吧叔叔,這裡不會有人的,剛才那個叫聲那麼可愛,可能是貓叫啦。」

  為什麼啊……長這麼帥還有那樣的巨根……南鬱馨,我好羨慕你……

  「叔叔,馨兒要尿尿。」

  「恩,就在這裡吧。」

  「嘻嘻,叔叔的肉棒還以老樣子了,哪怕剛射過澆上馨兒的尿也會勃起呢。」

  「小騷貨自己還不是喜歡被這樣騷的肉棒插。」

  「叔叔,今天把馨兒抱起來插吧。」

  「要換姿勢嗎?」

  「恩,難得在外面插穴,索性姿勢也大膽點。」

  「叔叔……射……射在馨兒的里面……讓……讓馨兒懷孕啊!……」

  「怎麼樣!很棒吧。」

  「什麼很棒啊……你這究竟是什麼意思啊,讓人家拍這種事。」

  「那你會把我那段視頻刪掉嗎?」

  「不會,我還想再多玩玩你呢。」

  靠,前言撤回,她還是很討厭。

  「對了,那個男人你喊他叔叔,他到底是你什麼人啊?」

  「就是叔叔咯,親叔叔。」

  我沒有聽錯什麼吧!?這不就是說他們兩個是那個……那個……

  「恩……知道的。」

  「那……那你們為什麼要跑到這種地方做啊,還要我拍下來……」

  「傻瓜,當然是刺激啦,就像你和老師那樣,不還在學校的教室裡幽會嗎。」

  我被她說的無話可駁了,

  「對了,你剛才有沒有喜歡上我叔叔啊,他比周老師要好多了吧。」

  我自己都覺得說的話有些違心。

  「你不是喜歡你叔叔的嗎,還要把我介紹給他?」

  「南鬱馨你真是個瘋女人!我……我……我才不會聽你的呢。」

  「那……好吧……」

  「太好了!那麼雅緣,這是我對你今天工作的一個小禮物哦。」

  「怎麼樣,不錯吧,昨天我看你就挺喜歡我的絲襪的,所以送你一套新的。」

  「這不是很貴的嗎……你就送我了?」

  「我們是朋友了嗎,這點東西算什麼啊,來……到裡面趕緊換上吧。」

  說著她就把我帶進了原來那個小倉庫裡,並很快把我的牛仔褲脫了下來,

  「你看你這麼漂亮的腿,不穿點好絲襪真是太浪費了。」

  「好漂亮啊,粉紅色的呢,看樣子那個周老師還沒碰過你這裡吧。」

  「那是當然了,我怎麼可能讓他……嗚……讓他碰嘛。」

  「你……你味覺有問題啊……那種東西怎麼會好喝啊!趕快放開啦……」

  「恩……好吧,那和我接個吻吧。」

  「雅緣,我的這雙長靴你喜不喜歡啊?」

  「喜歡……」

  「啊……啊……雅緣……你的舌頭好棒哦……人家要不行了啊……!」

  直到有一天,她突然又提起了她叔叔的事,

  「餵……雅緣,你還是不肯答應我,做我叔叔的女人嗎?」

  「認清?難道鬱馨你和周老師原來也……」

  我的話被她直接打斷了,

  「雅緣,這裡這裡,你有穿絲襪過來的吧?」

  「恩,我們到底要去哪裡啊,你不是說要讓我看到和周老師有關的事嗎?」

  「鬱馨!是你嗎鬱馨。」

  「啊……是我啊老師,我這樣把你綁著你不會怪我吧。」

  周老師似乎完全沒有發現我這個多出來的人,還是自顧自地和郁馨說著話,

  「不要啦,老師,人家這條內褲很貴的哦。」

  「討厭啦老師,別說這麼變態的話嘛,人家下面都濕了。」

  老師還以為這裡只有他們兩人,說著各種無恥之極的話。

  「是啊,人家看到了哦,老師的雞巴好大哦,嚇死人家了,壞蛋。」

  「很大是吧……呵呵,只有為了你才會變大的哦。」

  「測試?」

  「願意願意!鬱馨的絲襪腳……再臭我也願意聞。」

  而鬱馨也很配合的幫我說出了話來,

  「老師你過分了哦……我什麼時候說過你能舔的啊?!」

  鬱馨的語氣好像女王一樣,周老師的氣勢則如同下人一般萎了下去。

  「我……我只是……愛你……鬱馨,你別生氣!」

  這話如同晴天霹靂讓周老師趕緊道歉,並說出了一些更失格的話來,

  「是嗎?願意當我的奴隸啊?那麼願意讓我踩你嗎?」

  「啊……鬱馨……再踩……再用力點踩……我愛你!我愛你!」

  我有些受不了了,就你這樣的軟小雞巴,再踩我都怕踩爛了啊。

  「老師……你的大雞巴射的好快啊……人家絲襪都給弄髒了呢。」

  「雅緣!」

  「鬱馨啊……」

  「你……沒有怪我吧?」

  「怪你啊,怪你沒早和我說這件事!」

  「恩……是啊,不過我已經不想再見到他了。」

  這小丫頭竟然還想著她叔叔的事啊……哎,既然都這樣了,我也答應她算了

  「好啦,我答應你行了吧,就怕你叔叔條件那麼好不肯要我呢。」

  哎……這個南鬱馨,想法永遠都這麼的與眾不同,這也是她的可愛之處吧。

  「那我……什麼時候去你家見你叔叔啊?」

  「鬱馨,你的那個手鐲為什麼不換一個啊,和你不太配呢。」

  她回過頭用一副理所當然的表情看著我,看來和她說這話的人我不是第一個。

  「這個手鐲是我最珍貴的東西。」

  「哎?最珍貴?」

  「你叔叔?他那麼有錢怎麼會給這麼難看的便宜貨啊。」

  「那之後呢?」

  「所以你就那麼喜歡他?」

图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