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代替了新抱
夜郎视屏网提供经碘电影,国产主播,性感美图,情色不说,让你在每个寂静的夜晚不再寂寞!
匿名用户
2020年10月12日
次访问

妻子Ivy快生了,我的工作很忙沒法全心照顧她,好在媽媽公司離我家近,每天來我家幫忙,有時太晚了就住一宿。

我媽媽叫蘭香,是個性感的熟婦,五尺二吋,三圍是36E,28,36。

那時天氣很熱,有天晚上我一個人穿著短褲看比賽,媽媽服侍妻子睡了後自己去洗澡。過了一會浴室裡傳來媽媽的尖叫聲,當時沒想太多衝進浴室一看,媽媽光著身子躺在地上,雙手支撐的地掙紮著想起來,見我進來無力的說道:「快扶我起來。」

我一邊走過去扶她一邊問「怎麼搞的?」

「腿抽筋,不小心滑倒了。」我把她扶到馬桶上坐下,她背靠著水箱表情很痛苦。

「還難受!」,我關切的問道,眼光卻劃過她白皙豐滿的酮體,停留在媽媽那36E的豐乳上。雖然媽媽年近50歲了,可是保養的很好,胸部衹是微微下垂,一雙修長美腿下是白嫩的玉足,腰部纖細略有贅肉,她坐在馬桶蓋上雙腿因抽筋無意的張開,兩腿間茂密的黑色森林覆蓋下那神秘的洞穴隱隱可見。

工作這兩年手裡有點小權女人玩過幾個,但沒有一個女人能和媽媽的身材相比,尤其是媽媽年輕時是校花,現在看上去面容依然清秀俏麗,像是三十多歲的女人。我嚥了口唾沫心想,真是一個尤物啊,便宜了爸爸了。想到爸爸那臃腫肥碩的經常在這美妙的軀體上肆虐,真是暴殄天物啊。要是我也能……,想到這我的胯下竟然有了反應。

我一驚心想再這麼著她也是自己的媽媽啊,兒子把自己的媽媽辦了傳出去可是醜聞一件,定定神想讓自己平靜下來,可是那話兒不爭氣的的挺立把短褲撐起了高高的帳篷,我只好慢慢蹲下掩飾自己身體上的變化。

媽媽顯然沒有注意到自己的身體正赤身裸體的展現在一個你去年輕男子的面前,而且個男子正是她的兒子。她眼睛微閉,臉上儘是痛苦的表情,櫻桃小口裡呢喃著「左腿抽筋了,痛。」

我一聽正中下懷,一是眼前這無邊春色我實在想多看一會,二是怕她讓我離開,一起身我胯下高高豎起的旗桿被她發現豈不是糗大了。

我忙慇勤道「我幫你揉揉。」媽媽微微點了點頭。得到許可,我蹲到馬桶前,由於媽媽的雙腿是岔開在馬桶兩邊的等於我蹲在了媽媽的兩腿間,由於距離太近了,媽媽呼出的香氣我都能聞到,尤其是那一對因呼吸而微微顫動的大奶子就在我面前不到十厘米的地方,我衹要一張嘴僅能把那棗紅色的乳頭含在嘴裡,心裡衝動的真想把這兩團肥肉握在手裡好好揉搓一番。心裡亂亂的,那個男人能受得了這個誘惑。

手有些顫抖的擡起媽媽的左腿墊在我的腿上輕輕的按摩著,一邊按著一邊側過頭去媽媽的陰部正好在我的眼簾裡,黑黑的陰毛下一道肉縫微微張開著,偶爾能看到裡面的嫩肉,見此情景我的肉棒不由得跳了幾跳,「媽的這麼沒出息。」我暗自恨道,當時我已經有兩個月沒碰女人了,憋得難受。一衹手偷偷把短褲褪下,肉棒一柱擎天的跳了出來,暗紅色的龜頭因充血而變得如雞蛋那麼大,肉棒上青筋暴漲,像一把久未使用寶劍在等待著出鞘。

看著小弟弟難受的樣子,我心裡暗道,今天一定要讓你痛痛快快的發洩一番。我本想快點結束按摩回臥室用老婆瀉瀉火。正想著怎麼出去,媽媽嬌柔的聲音從背後傳來「你怎麼蹲著,不難受啊,坐上來吧。」我回頭一看,媽媽眼睛微微張開有幾絲嫵媚正看著我,但表情還是那樣無力。

「感覺好點沒?」我做賊心虛不敢直視她的目光。

「小腿好點了大腿還是麻,再幫我按按。」

「好。」我嗓子發乾說不出話來身子有些抖。

「你別蹲著了,怪難受的坐上來吧。」媽媽向後挪了挪。一坐上去她就會發現我短褲已經褪下來了,這可尷尬了。好在我急中生智,背向馬桶做去,屁股沿著馬桶邊沿往上走,似乎是馬桶邊沿把我的短褲給掛了,及時的把短褲後面提了一下提到了股溝處,前面小弟弟還是高高的聳立。

我坐在馬桶邊上,背後能感覺到媽媽的體溫。

「你忍著點,大腿抽筋比較痛。」我左胳膊夾起媽媽豐滿滑嫩的大腿,顯然剛才洗澡的時候乳液沒有洗乾淨就摔倒了。右手讓她小腿豎直,慢慢的向上滑到她白嫩小腳上,猛地一用力把她的腳掌往前扳。

「啊!」媽媽驚叫著做了一個讓我始料不及的動作,她猛地向前一撲身子緊緊貼在我的背上,胸前兩團肥肉也緊緊貼在我背上。真大啊,我感歎道,彈性也不小。

「怎麼了?」我明知故問,「你輕點,痛死我了!」媽媽靠在我背上無力的嗔怪。

「你的忍著點,過一會就不痛了。」我繼續扳她的腳掌,每扳一次媽媽身子就動一下,好像被男人在身子裡抽插了一次。沒幾次我就渾身發燙,一身的欲火想要發洩。腦子一熱,心裡暗道管她是誰,今天我非要辦她不可。

我回頭說「好了,你先閉目休息一下,一會就好了。」媽媽的身子軟軟的從我背上離開,靠在水箱上閉目養神。時不再來,我飛快的褪下短褲,轉過身來見媽媽依然是眼睛微閉,雙腿叉開,正合我意。我定了定神,雙手從媽媽的雙腿彎處伸過去,一用力把媽媽屁股擡離馬桶蓋,我馬上迎面坐上去,把媽媽雙腿放在我的雙腿上,小弟弟正好緊緊頂在她的小腹上。

媽媽猛地睜開眼,睜著一雙美麗大眼睛不解問我「怎麼了?」

「我再幫你按摩一下。」我無恥的猥褻的笑著。媽媽馬上感受到了頂在她小腹上炙熱的硬硬物體,低頭一看,臉色大驚花容失色「你要幹什麼?」。

「媽……」我一時語塞,雙手在她雙乳上肆無忌憚的揉搓,手感真好比老婆的大多了。

「媽,你奶子真大,我爸每天可真享受啊。」事已至此我知道媽媽不會輕易就範,衹能用語言的猥褻來消除她的羞恥心。

「你混蛋」,媽媽不敢大聲怕我老婆聽見,她是一個很顧及面子的人。她雙手握拳粉拳打在我的背上,「放開我,你個混蛋,我是你媽啊!」

她想掙紮但被我緊緊摟在懷裡,我嘴在她乳房上拚命地吮吸,「媽,別亂動了,你掙脫不了的。」

我擡起頭見媽媽艷麗的臉龐上滿是淚痕,「媽,你就讓我玩一次吧,我好幾個月都沒碰女人了,忍死我了。」

「你混賬,你怎麼不去弄你老婆。」媽媽還在掙紮,但已經沒有力氣了,打我的粉拳已是軟綿綿的好像在撓癢。

「媽,老婆大著肚子我怎麼弄啊,媽,求求你,你太漂亮了,我實在忍不住了,讓我幹一次吧。」我假裝懇求,到了這個份上衹要媽媽就範說什麼都無所謂了。

「你,你……你不會去叫雞啊!」媽媽臉一紅聲音低低的說,似乎也被自己的這句話羞到了,扭過頭去。

老媽真開放啊,這也想得到,看來有戲,我的話就更肆無忌憚了,「媽,叫雞不花錢啊,再說了萬一染上病怎麼辦,媽……你就讓我來一次吧。求你了。」

媽媽呢喃道「我是可是你媽啊,讓自己的兒子給……,傳出去我怎麼見人啊。」

「媽……」,我一手緊緊摟住她的纖腰,一衹手在她乳房上揉搓,「讓自己的兒子怎麼了?」我打趣道,「讓自己的兒子給操了,對不對,這有什麼,不就是偷食吧了嗎?」

我在她耳邊細語「你又不是沒和別的男人偷食過?」

媽媽一驚,看著我的臉慌亂的說「你,你……你怎麼知道?」

图片推荐